我们的近况

我们已经更新到...

admin-ajax

我们这是要火啊

纪录片《六人》的准备工作仍在继续。上个月,罗飞带着这部讲述泰坦尼克号上不为人知的中国幸存者的影片到达了法国城市拉罗谢尔,在当地举办的阳光纪录片节(Sunny Side of the Doc)上进行了交流。和他一同前往的是Steven Schwankert(《六人》的主力研究者)。瞄准在2018年上映,这部即将进入制作环节的影片在阳光纪录片节上获得了众多感兴趣的目光。

与此同时,我们在facebook上发布的新预告片获得了大量的关注。在过去的两周内,获得超过223,000次观看,1,500个点赞和超过2,000次转发。影片项目也得到了在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媒体报导。

如果你还未来得及一睹这条新预告片,请前往优酷facebook. 观看。欢迎留言和评论!如果你关注本片的facebook页面,就能随时看到最新的幕后制作精彩瞬间。

The Six trailer stats
making of

关于幕后纪实的纪实

Stop!快放下你从楼下自行车小贩那里买的12块钱盗版DVD!这不仅会辜负那么多电影人的幸苦工作,更糟糕的是,你还会因此错失正版碟里附送的各种特别篇和幕后制作纪录。

想知道乔治克鲁尼是从哪里找到蝙蝠侠的灵感吗?请看《蝙蝠侠和罗宾》(The Making of Batman &Robin)。好奇成龙是怎么从20多米高的树上倒栽葱还不狗带的吗?你需要看看《警察故事幕后花絮》。从日常情景到辉煌时刻,从纯粹好奇到深刻启发,一部好的幕后制作纪录片,从深层视角挖掘电影艺术,并展示后期制作的艰辛过程。

Clooney BatmanPromo still for Batman & Robin (1997)

提到表现电影幕后制作的影片,我们不得不把阿尔伯特·梅索斯和大卫·梅索斯兄弟在1963年制作的电影《在西班牙的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 In Spain)排在这一题材片的首位。梅索斯兄弟是“直接电影”运动(Direct Cinema)的早期先锋。“直接电影”是“真实电影“运动(Cinéma Vérité)在北美的分支,倡导纪实性影片在拍摄过程中不应对拍摄对象作出干涉。不同于早期发生在上世纪20年代曾倡导相似理念的Kino Pravda运动,50年代中期以后的电影人可以使用能收录同期声的小型手持相机(之前的相机不够小巧安静),这意味着他们可以随意走动,便于拍下理想的瞬间。

MayslesAlbert and David Maysles filming Grey Gardens (1975)

《在西班牙的奥逊·威尔斯》见证了传奇电影人奥逊·威尔斯是如何为一部斗牛题材的电影提案去游说潜在投资人的。奥逊明白摄影机正在拍摄,就大胆地使出了他堪称优秀的演技。然而,妄自揣测人心的这一习惯,使他在群体行为的细微之处的判断上出现了失误。这一幕被梅索斯兄弟捕捉了下来。奥逊荒谬地出言打断了潜在投资人的提问,并表现出一种傲慢的优越感。这部斗牛片最终没有拍成,但这10分钟的纪实短片成功勾勒出了艺术家奥逊·威尔斯本人的形象。

Orson Wells In SpainOrson Welles In Spain (1963)…note the investor in the background

即便“直接电影”号称拒绝宣传,但“制作纪实”本身显然就能成为有力的营销手段。这和先锋派广告大师克劳德·霍普金斯的作品方向也颇为一致。霍普金斯提出了将产品的生产过程呈现给消费者的理念。他认为这一举动可以提升消费者信心和品牌可信度。他最经典的作品是一张解释啤酒酿造纯度的平面广告,一举将Schlitz变为最畅销的啤酒品牌。

“直接电影”可谓几十年来都在利用名人效应来博取观众眼球,但是“制作纪实”系列确实提供了一个更加深沉、撩人的角度展现出摄像机背后的世界。该题材的大爆发发生在1977年ABC频道播出的电视电影(The Making of Star Wars,导演Robert Guenette),它播出的镜头中显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演员和工作人员身处《星球大战》中那些著名布景中的状态。一种推广电影的新形式就此诞生了。

Making of Star warsThe Making of Star Wars (1977)…with excellent narrators

此后Direct Cinema拍摄电影幕后的方法依然持续着。它常以恰巧出现在片场的人所拍摄的视频日记的形式出现。例如库布里克的女儿维维安,以纪录片《闪灵的幕后制作》(The Making of the Shining, 1980)记录下了父亲拍摄他作品时的画面。在此之前的第三年,埃莉诺·科波拉捕捉到了她丈夫拍摄《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 ,1979)的疯狂现场,并最终制作成纪录片《黑暗之心:一个电影人的启示录》(Hearts Of Darkness: A Filmmaker’s Apocalypse, 1991)。

Eleanor CoppolaEleanor and Francis Ford Coppola

营销手段和观察式纪录一直在无数电影中相互交织,但也许这两者直到在电影《救命呐!堂吉诃德》(Lost In La Mancha, 2002)中才实现了完美碰撞。 Keith Fulton 和Louis Pepe被雇佣来为Terry Gilliam的电影《杀死堂吉诃德的人》(The Man Who Killed Don Quixote)拍摄幕后场景,却发现自己被骗去了一个热到奔溃的片场。极端的天气、疾病和撤资使该片在两周后就遭遇停工。他们最后拍摄到的幕后素材,加上零星的Gilliam采访,再配上约翰尼·戴普的旁白,被独立制作成了一部长片,并从此作为一个警示段子在电影界流传。

Lost in La ManchaTerry Gilliam gets Lost In La Mancha (2002)

最初只是为了制作电视特别版和电影节宣传,电影幕后题材纪录片后来随着家庭影院(特别是DVD)的风行被介绍给了新一代的电影爱好者。制作方允许发行商出售价钱稍贵的特别剪辑版来获得更多收益。在网上,幕后花絮作为传统电影宣传渠道的补充,被认为是为电影造势的重要方式。

不似单方面以赚钱为目的的拍片,90年代之后,“制作纪实“对一些资金自给的独立电影人来说至关重要。将制作中的素材发布到社交媒体上以发起众筹,或者为独立发行造势。值得一提的是,电影人Robert Rodriguez (作品《罪恶之城》《非常小特务》) 从1992年起就持续播出至今的《十分钟电影学院》(10-Minute Film School)系列节目,就是使用幕后场景来教大家如何在预算紧缩的情况下拍电影。

Robert-RodriguezIndie iconoclast Robert Rodriguez

对电影人、电影爱好者或者好奇的路人来说,”制作纪实“一直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和启发性。不管它是让你走上了花钱如流水的不归路,还是让你知道了怎么自己拍电影,这类纪录片让观众更好地了解电影制作过程,并分享了其中的艰辛、艺术与激情。

请不要错过罗家文化在微信公众号、facebook和Vimeo平台上发布的最新影片《我是杀手》的幕后花絮。